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南京商业

网络直播“土豪”玩家

时间:2017-02-02 00:51:16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刚刚过去的2016年,被称为“网络直播元年”。有机构估计,2016年中国网络直播市场总量超过250亿元。直播的火爆,催生了一个个炙手可热的网络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。

但在网络直播的屏幕之外,观众究竟是谁?究竟是哪些人热衷于观看网络直播?他们对直播有着怎样的感情,以至于不惜投入重金?南都记者找到了几位在网络直播上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元的人,和他们聊了聊网络直播世界中的繁荣和。

1

年会

“网红”与土豪面对面

1月14日,广州终于正式入冬。临近傍晚,冷风之下,街上行人纷纷加快脚步。天河正佳广场万豪酒店,一场盛会缓缓拉开帷幕。当晚,广州酸果直播公司年会正在举行。同天,另一家互联网企业年会也在此处举办,相比之下,直播公司的年会显得“香艳”不少。

晚会未开始,人们的目光就聚集在了的一帮年轻女子身上。她们大多盛装华服,手机远远放在桌前,对着屏幕一边说话,一边微笑。

“这些女生,都是直播平台的大主播”,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,能够出席公司年度颁盛典的,基本上都是平台用户的大主播,“她们不但人气高,(收的)礼物也是最多的。”

收礼物,是网络主播谋生的手段。每天,主播们在手机摄像头前唱歌、跳舞、睡觉、聊天,而观看直播的观众,则会为所喜欢的主播们送上溢美之词和虚拟礼物。这些虚拟礼物都由真金白银充值购买,价格不一,既有仅价值一毛钱的棒棒糖,也有花费数百元才能得到的“豪华跑车”。

年会上,酸果直播为主播颁,这种励类似于公司年会为优秀员工所颁发的荣誉。获的主播,大多为公司做出了不小的贡献。“平台能盈利的前提是主播们能赚钱”,酸果直播公关总监胡芷滔告诉南都记者,到场的主播中,“赚最少的,上个月都从平台提走了超过20万元的现金”。

第一个登台领的高个子女主播名叫果果,2016年9月加入直播大军之前,不过是一名普通模特。成为主播之后,不到数月,果果就遇上了自己的“贵人”。

去年下半年的某个午夜,一位网名叫蜗牛的观众,走进她的直播间内。不到5分钟,他就为果果送上了两台“跑车”。“谢谢蜗牛哥的两台跑车,谢谢……”话音未落,蜗牛哥已经离开了直播间,仅留下一句“哥挺喜欢你,有时间再来看你”。

“神秘、有钱、讲义气”,是主播果果对这位陌生观众的评价。后来的几天,蜗牛多次来到果果的直播间内,尽管每次观看时间不长,但都会送上价值不菲的礼物。

去年12月,果果一晚上收到了200多辆“豪华跑车”,这些礼物折算民币相当于6万多元。根据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的分成协议,果果仅此一晚,可获得2万多元的报酬,而这些礼物几乎全部出自蜗牛之手。

1月14日的酸果平台年会上,一名30多岁的男子慢步登台,言语不多,即使面对闪光灯也举止从容。说了几句“场面话”后,将平台颁给他的杯赠给了小他近10岁的主播果果,微笑着退到舞台的角落。这就是蜗牛。

去年8月至今,蜗牛已在酸果直播中打赏近百万元。平台年会颁盛典上,他不仅得以和女主播相见,还被作为特邀嘉宾,为主播颁。酸果更为其颁发“年度大人物”勋章。

2

家族

烧钱刷礼物的玩家圈子

“太忙了,每天都是开不完的会”,33岁的蜗牛如此形容自己的生活。在江苏经营一家化工企业的他,不可谓不忙。而观看网络直播,这几年来已逐渐成为他日常娱乐的主要方式。每天的繁忙之余,坐车、开会前的间隙,他都会打开手机,通过观看直播来无聊的等待时间。

有时,他一天会看上五六个小时的直播。除了打发忙碌之余的无聊时间,让蜗牛上瘾的,是在直播间内打赏。自去年8月份以来,他在酸果直播上消费了近100万元,以该平台单价最贵重的礼物核算,他打赏的次数也超过了3000次。

“我以前在其他直播平台玩过几年,但还是在这儿玩得最高兴。”蜗牛是位直播老玩家了,在他眼中,秀场直播近年来不断形成的“套”是他所不喜欢的。网络直播最早起于游戏直播,接着秀场直播兴起,并向外不断蔓延,实时新闻、厨艺秀等垂直领域直播也都在2016年崭露头角。

所谓套,即主播和直播平台所的吸引人气及让观众消费的办法,不同直播平台的办法不一,但在秀场直播中,最常见的办法就是用美丽的女主播在镜头前吸引男性观众刷礼物。

“直接开口问观众要(礼物),你不刷,主播根本不会理你。”一名曾在某大型秀场直播平台工作过的人士称,之所以秀场直播中主播如此“有底气”,是因为秀场直播初创时曾一度出现“主播少、观众多”的局面,主播成为所有观众都想要追捧的稀缺资源,而略带“套”的风气也由此慢慢滋生。

几年前,早在秀场直播发展初期,网络主播不像如今这么普遍,直播门槛较高,平台对于新晋主播的审核也异常严格,“比如做身份验证,需要主播手持身份证和其所在城市当天的头版拍照上传,才能通过。”

而如今,在大部分移动直播平台上,通常只需注册账号,打开摄像头,就可以,直播成了人人参与、没有门槛的游戏。

相较于已经形成直播“套”的大直播平台,蜗牛则更喜欢“比较简单”的新平台。2016年,可谓“全民直播”元年,像酸果这类刚刚兴起的移动端直播,由于门槛较低,吸引了大量素人主播加入直播大军。

而怎么刷礼物,蜗牛并没有固定模式,但每次进入一名新人主播的直播间,要是看着还算喜欢,蜗牛都习惯先送上一辆“跑车”作为见面礼。

随着玩直播时间越长,倘若蜗牛和主播相处得不错,就会追加礼物,从一台“跑车”送到十台,但由于大多直播平台会对充值额度设限,仅允许用户一次性充值3000块,送出十台车后,蜗牛的账户就会被清零。

但蜗牛不会就此收手。相反,他会继续充值、赠送、赠送;充值、赠送……如此反复,不停地刷,直到他的名字登上主播礼物贡献榜的榜首为止。

看直播之外,蜗牛还在酸果直播内“招兵买马”。几个月时间内,他把平台上和他兴趣相投的玩家聚在一起,成立了一个名叫“名人堂”的线上家族,家族内的都是和蜗牛一样,愿意花钱刷礼物的“人民币玩家”。

为什么要成立家族?“家的感觉”,是家族反复提及的。对此蜗牛解释,“名人堂”实际是玩家们线上组成的虚拟大家庭。在这里,不再有年龄、身份的区分,仅因为兴趣相投聚在一起。而能够进入“名人堂”的,则需要达到平台等级25级,即意味着,这名玩家至少要在酸果直播消费3000元以上。

去年12月底,眼见越来越多,蜗牛决定开设家族分部。在原先的家族外设立分社,把门槛降低,不再进行等级设定,让那些愿意跟他一起玩却不想花钱的直播观众也能加入其中。

如今,“名人堂”家族已有近400位,年龄段从60后到00后都有,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职业各异,农民、工人、学生、白领、公务员、企业主,当然,还包括了30多位女主播。

这个名为“家族”的线上组织还有着类似公司一般的人员架构,“管理层、董事、运营、客服、推广……甚至设专人负责处理投诉”,在蜗牛眼中,数百人的组织能够运行得井然有序且不断壮大,正是得益于这种严格的分工。

总是面带微笑的江苏商人蜗牛,在现实中管理着一家企业,在现实之外的直播世,联合其他玩家组成线上大型社群,也让酸果都不敢掉以轻心,生怕怠慢。毕竟蜗牛和“名人堂”内的玩家,都是平台的玩家。

某大型直播平台资深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,类似于蜗牛这种由直播用户自发组建的家族,基本已有了公会(所谓网络公会,实际上是类似于中介的机构,掌控主播资源,协调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的关系,通过抽成来实现盈利)的雏形。尽管刚起步的家族不会像成熟公会一样,直接和直播平台谈商务合作,但当家族发展到一定规模,拥有足够多像蜗牛一样的“土豪玩家”时,就会吸引大量主播资源。届时,这个强大的家族就会和直播平台谈判,为其家族内的主播和玩家争取更大的权益,甚至“要求分红”。

3

玩法

没有自己说了算

高先森也是一名玩直播的老观众。他从2009年接触YY语音开始,一发不可。但去年之前,作为直播观众的高先森,大多数时间只是作为一名安静的看客“只看不刷钱”。

在体验各个直播平台的过程中,高先森还是“花了点钱,为几个和自己有眼缘的女主播赠送了超过20万元的礼物”。相较于几年前,如今高先森也更喜欢酸果这样的中小型直播平台,“十万块钱你去YY,主播可能都不会搭理你,但在这不一样”。

加入“名人堂”后寥寥数月,高先森逐渐成为了家族内“高管”中的一员,也才真正算玩进了直播这场烧钱的游戏。

“我喜欢她我就捧她,怎么捧,无非就是刷礼物”,在高先森眼中,每个直播观众刷礼物的喜好都不一样,有人为伤心时所看到的逗趣表演买单,有人为了喜欢的主播一掷千金,更有人在喝酒后试图用刷礼物去。这些在他看来,恰恰是直播的最大乐趣之一,“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心情、喜好去玩。没有什么,每天要刷多少,什么时候刷,我想怎么来自己说了算。”

于是,在直播间里,在高低起伏的心情陪衬下,高先森在短短几个月里,消费了超过20万元的虚拟礼物。

曾经有个晚上,他为一位女主出了超过万元的虚拟礼物。提起那次“狂刷”,高先森没太多印象,仅记得“自己高兴得在手机上乱点一通”。

除了个人喜好,刷礼物偶尔也会变成男人们之间搏斗的方式。这种局面通常出现在两大“土豪”玩家或两大家族需要为自家主播争抢人气时,双方会通过“对刷”来一决高下。

“有时候就是为了赌那口气”,高先森说,家族之间为了让自己的主播登上直播平台的“琅琊榜首”,会在短时间内集合所有人力,为同一位主播刷礼物,相应地,主播所获得的礼物越多,她在平台的排名就会越高。

为了帮自己心仪的主播打赢“这场战争”,直播玩家们会使用策略,排兵布阵,把钱花在刀刃上。酸果直播2016年度盛典“10进8”截止的那个晚上23点58分,离揭榜时间仅剩2分钟,当大部分用户都以为排名已尘埃落定时,原本排在第11名的主播突然逆袭,接连收到了数十位玩家送出的数百份礼物。由于大量礼物同时发出,瞬时流量过高,服务器一度出现拥堵。最终,在凌晨0点揭榜时分,该主播以第8名的礼物收入排名成功晋级,而她仅比第9名多出价值50元的礼物。

这种自发的线上搏斗在直播平台并不常见,更多地出现于一些平台举办的线上活动中。也正因为如此,偶尔出现哪位“土豪”一夜之间为某个主播刷上数十万元礼物,他都会在直播圈内迅速成为一时话题。

对话

蜗牛:我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

直播有何魅力,在直播间豪掷千金是种什么感觉?南都记者对话酸果直播平台“土豪”玩家蜗牛。

南都:请问你本身从事什么职业?

蜗牛:我是浙江人,在江苏开办了一家化工企业。平时比较忙,不管是主播还是家族里的人都只能通过网络联系,年底事情很多,要参加很多会议,还有工商会的事务,没怎么看。昨天还在南京开了一天会,今天为了见到(直播平台)家族内的朋友,专程过来参加平台年会,明天就会回江苏。

南都:你看直播多久了,每天会看多久的直播?

蜗牛:接触直播是2011年,平常每天大概能看四五个小时,大部分时间都是利用坐车、等待会议这种零散的时间看,每天观看的时间也不太固定。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“在上”,以前坐车对我来说最漫长难熬,现在有直播看,反倒是最幸福的时刻。

南都:为什么喜欢看直播?

蜗牛:我父母在浙江,我一个人在江苏办企业,身边没有一个亲人。说心里话,每天回家后我觉得特别无聊,一个人该干吗?看了直播后,很少去外面玩了,这种方式挺健康的,起码不用喝酒,不伤脾胃。我以前也试过玩游戏,但是游戏里没人在乎你,经常有人还会问我“你谁啊?”没什么存在感。

南都:为什么会想到组建一个在线家族,这种家族和直播里的公会是否一样?

蜗牛:家族里的人能够聚在一起,最重要的还是大家在这里能够找到一种家的感觉。例如我,一个人在外面奔波,每天工作非常累,但回到家族,有人跟你聊聊天,这种感觉就像是有家人在身边陪伴一样。现在的线上公会,大部分类似于经纪公司,以包装、推广主播为核心,不少已经商业化。而家族相对简单一些,还是以玩家为主,家族内的人不需要一定听谁的、一定把礼物刷给谁。

南都:和熟悉的主播除了线上聊天,是否私下见过?你家人对你玩直播是否理解?

蜗牛:有几个主播之前见过一次。但主要还是当成朋友一样,没有太刻意去发展。我目前也没有结婚。我妈挺支持我玩直播的,她希望我能在直播里找个对象,女主播、女主持她都不介意。

南都:你害不害怕将来有更大的土豪把你刷下去?

蜗牛:如果那样,我反倒应该高兴,说明这个直播平台真的做好了,有更多玩家进来。我今年拿了“大人物”,将来希望可以给别的“大人物”颁。

(文中蜗牛、高先森、果果均为网名)

出品:南都朋友圈新闻工作室主持:胡群芳采写:南都记者徐勉摄影:南都记者黎湛均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